中国网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要闻

南阳历史文化的挖掘者——白振国

2018-05-08 20:14:35来源:中国网责编:王飞

中国网南阳讯(倪申 贾元武 朱怀蕙)在祖国这片古老而广袤的土地上,处处秦砖汉瓦,时见历史谜团,“不见冢”即是其中一例。发现“不见冢”,展现了今人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追问;试解“不见冢”,则彰显着今人的文化自信和智慧。

一座“不见冢”,不见的是在历史云烟中遗失的档案、实物、文字,可见的是国人薪火相传的历史责任感和踏实努力。“不见冢”的发现、研究,离不开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离不开白振国等热心文化事业人士的主动参与,离不开各界文史专家的精心钻研,离不开民众的热情关注。古国土地、“不见冢”上,一曲激扬着文化自信和文化责任的时代乐章正在奏响。

近日,鸭河工区党工委书记白振国带着工区对文化的自信自觉,带着讲好中国故事之鸭河故事的使命、担当,与他的工作团队一起奔赴北京,拜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著名历史学家、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宋镇豪先生。宋镇豪先生与副会长兼秘书长宫长为、顾问蔡运章等先秦史专家,认真听取了白振国一行关于鸭河工区及其周边发现的“王子朝奔楚”的相关古遗址、遗迹的详细汇报。

于是,中国先秦史学会下发了中先秦发【2018】3号文件《中国先秦史学会关于同意成立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研究会的批复》;

于是,中国先秦史学会下发了中先秦发【2018】4号文件《中国先秦史学会关于同意设立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古遗址保护研究基地的批复》;

于是,宋镇豪先生挥毫泼墨,题写了“王子朝奔楚地”和“中华晁姓发祥地”;

于是,中国先秦史学会决定于2018年5月10日~12日,在南阳召开“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古遗址保护学术研讨会”;

于是,一起“奔楚”事件即将大白于天下;

于是,几多历史云烟即将尘埃落定。

“王子朝携周典奔楚”事件:把一个个历史谜团留在南阳

微信图片_20180508201339.jpg

自1985年始,我国启动了两大文化工程,即“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国古代文明探源工程”。实施这两个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工程,原因是“王子朝携周典奔楚”事件。

王子朝,姬姓,名朝,周景王姬贵庶长子,周悼王姬猛、周敬王姬公式(gai,同“丐”)之兄。公元前520年,周景王、周悼王先后去世。王子朝与王子公式争夺王位。王室两王并立,人称王子朝为西王,周敬王(王子公式)为东王。公元前516年,周敬王(王子公式)请兵于晋国。王子朝率众拒守,城破,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公式等携周之典籍奔楚。公元前505年,周敬王(王子公式)派人刺杀了王子朝。此为“王子朝携周典奔楚”事件。然而在王子朝奔楚之际,楚国在继位问题上也动荡不安。种种迹象表明,王子朝和那些周室典籍并没有到达楚国都城,而是滞留在南阳西鄂,也就是现在的鸭河工区皇路店镇和卧龙区石桥镇一带。

《史记·卷四·周本纪第四》记载:“景王十八年,后太子圣而蚤卒。二十年,景王爱子朝,欲立之,会崩,子公式之党与争立,国人立长子猛为王,子朝攻杀猛。猛为悼王。晋人攻子朝而立公式,是为敬王。”“敬王元年,晋入敬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入,居泽。”“四年,晋率诸侯入敬王于周,子朝为臣,诸侯城周。”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记载:“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公式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史记·晁错传·索隐》记载;“晁氏出南阳,今西鄂晁氏之后也。”

一个大胆而严谨的课题: “王子朝葬在南阳”

微信图片_20180508201347.jpg

《皇览》(三国魏时奉敕所撰皇室典籍)这样记载:“(王)子朝冢在南阳西鄂县,今西鄂晁氏自谓子朝后也。”也就是说,王子朝的墓、王子朝奔楚落脚地、晁姓发祥地就在今鸭河工区一带。

去年年初,鸭河工区党工委书记白振国在调研南阳至鸭河快速通道和鸭河通用航空文化产业园两个省重点项目时,了解到项目区域内,皇路店镇焦庄村有一个自然村叫“晁庄”,而晁庄的东西南等距离(1000米)分布3个疑似大冢,其南侧大冢(清代古碑称之为“不见冢”)。他迅速就此组织团队展开了一系列调查、研究与实地探测,均表明:不见冢即王子朝冢。虽还有待考古发掘证实,但无可否认的是,一个文化传奇、一个或将改写中国历史记述的发现,也许会在南阳徐徐展开。白振国自2017年6月1日至今年4月份,先后在媒体上发表了4篇署名长文章《“不见冢”里“见”什么》系列。这4篇文章,分设28个短篇,其中21篇是考证性内容。

在第一篇文章中,白振国提出七大谜:一、周王子朝墓葬到底在哪里?二、晁姓发源地到底在哪里?三、周王朝典籍到底遗失在哪里?四、《山海经》编纂者到底是谁?五、老子辞周隐退到底隐哪里?六,沉没周鼎的泗水到底在哪里?七、春秋楚汉南阳圣人为什么多?

文章刊发后,很短的时间内,网络浏览量30多万人次。网友纷纷转发、点评,期待这座大墓有重大发现,期待文化底蕴深厚的南阳成为中国考古关注的地方。令人倍感欣慰的是,很多读者给这一“哥德巴赫猜想”式的文章以鼓励、支持和希冀。苏玉玺、周付祥、孙保瑞、袁祖雨等专家、学者更是从不同角度详研细判,丰富和完善了这一“猜想”。文物考古专家,冒着酷暑奋战在“不见冢”及其周边,用他们丰富的知识和锋利的铁铲,一步步向社会发布接近谜底的事实。尤其令人高兴的是,当地的父老乡亲,在看到报纸后,自发形成了一个护冢队伍,对几个月来络绎不绝的“观冢者”,他们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文章的发表唤醒了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自2017年6月1日以来,面积达几十亩的大冢没有出现一个新的盗洞。

网友“楚风汉韵”:从历史典籍入手,实地调查后结合传说故事大胆推测,“周王子朝葬在南阳”的观点让人振奋!希望考古发掘可以尽快开展,让谜底尽快见诸天日。

网友“不坐顺风车”:《皇览》及《左传》、《史记》等史料记载,现场发现“战国早期或春秋晚期的特大型墓葬”的信息,都将线索指向王子朝。虽还有待考古发掘证实,但即便不是王子朝的墓葬,如此规格、规模,肯定也是王侯级别的,其文化价值不可估量。

网友“公式水之畔”:“晁坟”、“双庙”、“不见冢”应该是有相互关联的,它们应该一起发掘、考证。

之后,方方面面的专家对这一发现进行了深入论证,并有当地群众提供相关线索。

鸭河工区夏庄村村民王建成是个细心人,他在“不见冢”的盗洞旁捡到了几块金属碎块。谁曾想,这小如玉米粒般的金属碎块竟让中国科技大学考古权威金正耀教授的双眼放射光芒。金属碎块经中国科技大学考古实验室鉴定和检测,“这种铅锡很少见,假如有铅锡锭,我认为可以评为年度‘考古十大发现’。”金正耀教授如是说。

文物部门勘探与发现:车马坑、东周遗址力证一个史实

2017年7月,鸭河工区主动邀请,并与市文研所签约,由文物部门成立文物普查工作组,对鸭河工区全域范围内的地上地下文物资源进行全面普查,较为全面地掌握鸭河工区现存文物的基本情况,对文物进行更好的保护。

市文研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地方政府主动邀请文物部门签约,对全域范围内的文物资源进行全面普查,这在全国应是首次。

“文物普查一般指在一个行政区划内,由当地文物行政主管部门组织的,对本地文物资源进行较为全面性的调查工作。”市文研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地方政府积极参与,主动邀请文物部门签约进行文物普查,这在全国应是首次。”

“我们从考古部、钻探部、宛北工作站等部门抽调专业人员组成了文物普查工作组,分阶段、分区域、分重点、分步骤对地上地下文物进行全面普查,革命遗址、纪念建筑、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古遗址、古墓葬和流散文物等都属于普查对象。”市文研所所长刘新说,此次普查以发现以前未知的文物为主,同时复查已登记文物的保护状况,为科学保护、科学研究和发挥文物的作用,提供全面、系统的科学资料。

“文物是国家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文物普查是确保国家历史文化遗产安全的重要措施,也是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基础工作。”白振国说,鸭河工区文化底蕴深厚,有着丰富的文物资源,希望通过这次文物普查,较为全面地掌握鸭河工区现存文物的数量、分布情况、本体特征、基本数据及其保存情况,文物周边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情况,对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充分发挥文物在建设文化南阳,促进鸭河工区、南阳经济文化发展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鸭河工区全区文物普查工作,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在鸭河口水库淹没区和麦河、白河沿线及南部平原地带附近均发现有文化内涵较为丰富的遗存、遗迹,包含有新石器时代的聚落遗址和数量较多、内涵丰富的先秦文化遗址、遗存等。可以这样说,在鸭河工区全区范围内及其周边区域形成了一条融会各个文化发展时期和各种文化因素交互发展、融合的古代文化长廊。

微信图片_20180508201351.jpg

目前,已铁定的事实:

1.经市文物部门勘探,“不见冢”墓室长40米、宽38米、深18米,车马坑长70米、宽7.5米,北侧有5座陪葬坑,南侧有1座陪葬坑,现有发现是河南省考古发现之最。

2.市文研所在“不见冢”东北方向的晁庄村发现面积4万平方米的东周遗址。

3.经中国科技大学科技考古实验室初步分析,从墓中带出的金属碎屑成分为铅锡,认为仅此一项即可能成为中国年度考古十大发现之一。

4.南阳籍著名考古学家、教育家张嘉谋于1927年11月27日在日记中记载,“按今南阳县北五十里许石桥镇鄂城寺,西鄂古城也。其西有冢岗,旧尝于此地耕,得古编钟,色黝,有乳,无铭,疑即王子猛冢也。钟藏礼部郎中李星垣家”。(正在验证)

5.其他实证,正在论证过程中。

“藏书祖根地” “目录学鼻祖”:一个延展的文化现象

为了进一步挖掘“不见冢”的考古价值,白振国曾多次拜会各位专家、学者,晁会元就是其中一位。

晁会元,南阳人,河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洛阳白河书斋晁氏藏书博物馆馆长。长期从事河南地方古籍文献、碑帖、书画收藏与研究。

晁会元在自己所写的《南阳:“藏书家”祖根地 “目录学”之鼻祖》一文中提到,王子朝奔楚不仅在南阳历史上留下一桩千古谜案、悬案,还使南阳成为“藏书家”和“目录学”这两个文化领域的发源地。

据晁氏宋代家谱记载:王子朝带周朝典籍逃到楚国西鄂(南阳一带)被暗杀后,后人为躲避迫害,便以“朝”音改姓为“公式”(晁)。汉代以前晁氏为南阳望族,后因战乱分居东西。

史学界一般认为,王子朝奔楚造成了周王朝典籍的丧失,是社会的倒退。但《左传》记载:这一事件后,“天子失官,学在四夷”,打破了周王室垄断文化的局面。随着王子朝所带典籍的传播,造就了一大批民间的哲人和思想家,继而学派蜂起各创异说,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有学者考证,先秦著作《山海经》为追随王子朝奔楚之人根据王室典籍编著;南阳历史名人鬼谷子、范蠡、张衡为“征藏史”老子的学生或再传弟子。因此,晁氏后人认为王子朝重视典籍,是第一位从王室走到民间的藏书家。后人把藏书当做文化,代代传承,形成了绵延千年的藏书传统。

北宋初曾对民间刻书实行管理、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书籍更多流入官宦学者之手。晁迥曾买书千卷,抄书数十部,家藏至两万卷。后来,晁说之及其兄弟继承了五世藏书。《宋诗纪事》中所录晁氏第五世补之、冲之、颂之、载之、谦之都有自己的藏书。至宋晁公武时,藏书已有24000余卷,几与两宋相始终,在宋代的藏书世家中是绝无仅有的。

王子朝后人晁公武编辑的《郡斋读书志》是中国最早具有提要目录性质的目录学著作。这部书全目分经史子集四部四十二类,每书介绍作者、评论价值、判别真伪、记录版本异同。集著录、介绍、校勘、考订于一书,故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和称赞,并为后来目录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南宋郑樵撰《通志校雠略》为目录学的理论著作,双方合璧,标志着中国目录学初步形成。但在图书整理实践中,《郡斋读书志》显得更为重要,清代《四库全书》基本采用了晁公武分类法,至今学术研究、了解宋以前典籍,主要是依靠《郡斋读书志》。

值得提出的是,此书编辑与晁氏祖籍南阳密不可分。晁公武官至成都知府时,在四川得到他的上司“南阳公”井度的帮助。

井度,南阳人,是宋代著名藏书家。国家图书馆藏著名的“启山七史”就是井度根据自己的藏书出版的。鉴于晁公武祖籍南阳,家族精于校勘,井度便将自己二十年收藏的“五十箧书”赠给公武。公武受之,加上自己郡斋旧藏,除其重复计24500卷,以此编纂了《郡斋读书志》。

《山海经》或形于宛 成于宛:成书与“王子朝奔楚”事件之因果

“《山海经》这部人类学巨著,应该是由王子朝策划,计然为主编,众弟子参与编纂的,它应是形于宛,成于宛的。”文化学者周付祥潜心研究《山海经》多年,他从王子朝奔楚居宛这一特定历史事件入手,结合当时历史脉络进行解读,试图跨越2600年的时空,触摸找寻曾经的风云故事。

《山海经》初步研判应为王子朝策划,“国内多数学者认为《山海经》成书于春秋末期或战国早期,其‘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只有周王室的图书档案馆才能具备这样丰富的原始资料,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只能指向王子朝携典籍奔楚这个重要历史事件。”周付祥说,公元前520年,周景王突然驾崩,朝中单旗、刘狄两大臣在晋国支持下,先拥立猛为王即周悼王,后又立姬公式(丐)为周敬王。

“王子朝是周景王的庶长子,深得周景王信任,毛、召、尹、南宫家族也对其十分认可。王子朝凭借自己的能力及大家族及臣民的拥护逐出周敬王,管理周天子的洛阳京都之地。”周付祥说,老子及计然等众弟子都能在周王朝的国家图书馆及档案馆安心工作,说明老子、计然的政治态度倾向于或忠于有能力的王子朝。“公元前516年,周敬王在晋国强大军事的支持下,将王子朝一次又一次击败,计然和众弟子应是随王子朝一起,携带国家重要档案及书籍图书一同到宛地。”《左传·昭公二十六年》有载:“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公式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周付祥说,《山海经》应是王子朝策划组织实施的,但其在公元前505年被杀后,即被周敬王认定为乱臣,因此肯定不可能署名为主编。计然及其他作者可能被定为贼子,也不可能署名为作者。

“《山海经》中有一段独特记载可印证作者当时所处的地方,《中山经·中次十一经》记载西起商洛,东南至巢湖,斜长1700里,北至渭河,南至鸡公山,约200里,在此小范围内记载48山,仅南阳范围记述就有20座左右,其中对丰山的描述有亲历之感。”周付祥说,南阳这些山多数图标都存在,但名称与后世不一致,说明作者对南阳周围山脉的了解是细致的,对南阳周围也是比较清楚的。

周付祥认为,当时丰山就属于西鄂,王子朝和计然等人应多次到过丰山,“同时也指向《山海经》的作者们当时就在南阳”。

研究者的共识:中华文明的几个千古之谜或将在这里“见”出

走进鸭河工区的招商营销中心,一副由白振国书写的对联映入眼帘,大厅墙面上有他所写的文章,旁边是工区规划沙盘展示,大气、浓厚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正是基于对中国文化的责任感、使命感和时不待我的紧迫感,白振国组建课题组展开了一系列研究、调查与实地探测,并邀请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科技考古委员会、河南省文物局、南阳市文物局等进行文物勘探,发现河南省最大的车马坑、近5万平方米的东周遗址等;邀请中国先秦史学会专家学者实地考察;组织学术研讨活动,撰写出一系列具有权威性、科学性,经得起学术论证、时间沉淀的研究文章,已在媒体刊发《“不见冢”里“见”什么》(一、二、三、四)系列、《王子朝奔楚探秘》、《南阳“不见冢”西侧发现大型车马坑》、《“不见冢”古墓四考》、《“不见冢”为战国时期大型墓葬》、《南阳:“藏书家”祖根地,“目录学”之鼻祖》等16篇研究文章。目前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中国先秦史学会、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科技考古委员会、河南省文物局、南阳市文物局等学术团体及专家学者的重视与肯定,并以实际举措,对鸭河工区作为王子朝奔楚地核心区域及其文化遗存所拥有的重大史学、文化价值予以支持——成立“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研究会”、“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古遗址保护研究基地”,“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古遗址保护学术研讨会”将于5月10日~12日在南阳鸭河工区召开。

基于近一年时间的研究、论证、实地探测及学术团体、专家学者的支持、重视与肯定,白振国和他的研究团队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共识——

这个研究,也许将影响中国考古学对一段历史的集体记忆;

这个研究,也许将改变中国断代史的考古依据;

这个研究,也许将改变中国的历史记述;

这个研究,也许将把中国的文明史向前推进;

这个研究,也许会让南阳站在中国考古学的高端;

这个研究,也许会让南阳成为中国考古最关注的地方;

这个研究,也许将使南阳站在中国华夏文明史不可攀越的高地……

他们更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个研究除给南阳带来不可估量的文化影响力之外,伴生的经济效应也应是巨大的,尤其是对鸭河工区的社会、文化生活与经济发展将带来巨大的效益。

新时代,新思想,新行动,新作为。中华文明的几个千古之谜在王子朝的奔楚地——鸭河工区,可能将“见”出谜底。

热门推荐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4110

媒体合作:0086-10-88824110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4112

广告合作:0086-10-88824110/88824112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411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工作人员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8824110 88824112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单位